吕梁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诸暨市五金电镀厂

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将迎来正式下线的第一辆汽车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3日    点击:[0]人次

06-03

6月5日,中国汽车企业海外首个全工艺整车制造厂———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将迎来正式下线的第一辆汽车。在中俄建交70周年之际,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俄之际,这个中俄非能源领域的最大项目交出了第一份答卷。

“我看好长城。这也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俄罗斯图拉州政府发展集团招商引资负责人谢尔盖·阿尔杰蔑夫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最近,谢尔盖很忙,为沟通方便而特意安装的微信总是信息不断。微信的另一头是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俄罗斯哈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军学。“我们现在基本形成了7/24的工作状态。有时候夜里12点我们还在开会沟通。谢尔盖很敬业。”张军学笑言。

把他们如此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该工厂位于俄罗斯图拉州乌兹洛瓦亚工业园内,总投资约5亿美元。

“最近我们正忙着沟通在克里姆林宫的布展以及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的签约事宜。”张军学说。

“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从零开始,到如今竣工投产,发展还在继续,我们的合作也在加深。”谢尔盖说,“在圣彼得堡经济论坛,我们会签署新的合作协议,这将成为新的起点。”

2012年12月,长城汽车决定在俄罗斯发展业务,开始为俄罗斯工厂选址。2014年5月亚信峰会期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见证下,《长城汽车图拉州投资项目实施合作协议》签订。

张军学说,“中俄两国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这给了哈弗向俄罗斯投资的信心。‘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为中国企业在俄开拓市场提供了便利。而且,哈弗汽车在俄罗斯有一定的市场基础。”据俄罗斯汽车行业分析机构5月发布的调查显示,目前哈弗汽车已与吉利、奇瑞等一起成为了俄市场最受欢迎的中国汽车品牌。

根据规划,这里生产的汽车将不仅在俄罗斯销售,还会在白俄罗斯、中亚等国家和地区销售。公司还将加大投资,以此为基地进军东欧市场。

作为涵盖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生产工艺的整车制造厂,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对拉动当地经济发展,增加当地就业,促进中俄民心相通都将起到积极作用。目前,工厂已经招聘800多名俄籍员工,其中90%来自图拉州本地,最终招聘员工数会达到3000人。

“长城汽车是全州最优质的企业,也是中俄制造业的最大合作项目。图拉州希望借助该项目吸引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我们也在积极帮助长城寻找更多的当地零部件供应商。”谢尔盖说,“而且,长城把俄籍员工送到中国培训,之后他们再回来培训其他人,这有助于提高图拉州的整体技术水平。”

因为长城汽车,对于图拉州而言,中国变得更加亲切了。图拉州积极开展同中国地方和企业的互利合作。“图拉州同宁夏回族自治区签署协议,决定在畜牧、化工、医药等领域开展合作。而且,因为长城汽车来自河北,我们也打算加强与河北的经贸与人文交流。”谢尔盖说。

魏建军:长城汽车正在进行内部改革,以突破发展“天花板”

“危机就是价值,所以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大力推动变革,形势再差点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坏处。”5月30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这家身在保定的民营汽车巨头,正在进行大力度的内部改革,以迎接未来,并突破目前的发展天花板。

魏建军所说的变革,主要包括两方面:其一推动长城汽车国际化,摊薄成本,实现类似丰田的更均衡的国际市场布局。“如果要么是死在国内,要么是死在国外,我选择走出去。”魏建军说。

其次,长城汽车在内部推动更为聚焦的发展策略,不断剥离零部件企业,更加聚焦于整车业务,在车市负增长中实现平稳过渡。这是这艘民营车企航母继上一次决心从全品类产品聚焦到SUV和皮卡之后,又一次的大动作。

在中国汽车工业中,长城汽车有着独特的地位。2013年,长城汽车市值突破千亿元,成为仅次于上汽集团的国内市值第二大上市公司。2017年,长城汽车在民营车企中率先突破营收千亿元。在中国汽车发展历史中,长城汽车创造了最高的盈利能力,也是自主品牌中管理的典范。时至今日,尽管利润率有所下滑,但是长城汽车依然是整个行业中财务指标最为出色的企业。

魏建军对长城汽车和行业的发展持有犀利的认知,他认为过去很多年中国汽车产业都是吃了时代的红利。如同电梯上升,电梯里面的人不论是做什么,都会爬升。而在经过20多年的增长之后,中国汽车产业将会进入深度调整期,长城汽车也会调整以化解这种风险。“我对中国汽车市场长期看好。相信在三五年内,长城汽车会有一个更快的速度,增长和发展。”魏建军向记者勾勒了其心中的发展蓝图,并表示长城汽车的再一次爆发指日可待。

突破利润天花板

在2015年之前,长城汽车是汽车行业盈利率最高的企业之一,其毛利润率一度甚至媲美超豪华汽车制造商。但随着市场增长趋放缓以及中国SUV的热度减退,长城汽车的盈利能力正在受到压力。长城汽车在2016年以105.51亿元的净利润站上高峰之后,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中其利润开始下滑。在2017年和2018年,长城汽车的净利润分别为50.27亿元和52.07亿元,仅为最高时候的一半,而最高点2016年似乎成为了难以跨越的的利润天花板。

“市场的周期性决定每一个企业都避免不了(利润的下滑)。虽然利润的数字有所下降,但是我们的质量还是非常高的。”魏建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保持财报数据真实,从来不粉饰利润,真正不粉饰的还能做到我们这个水平的,寥寥无几。”魏建军认为,利润的下滑这并不意味着长城汽车不行了,长城汽车的发展潜力依然很强劲。这得益于长城汽车在此前20年的发展中打下的良好基础,包括产品基础和技术基础。

魏建军认为,在“聚焦”的策略下,长城汽车的产品品类比较窄,利润受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影响比较大。

那么在聚焦SUV产品战略不变的情况下,长城汽车如何化解经营风险,跨越利润的天花板?魏建军给出的答案是国际化。魏建军认为,只把眼光放在国内市场对于一个汽车公司来说风险很大,全球化是长城汽车未来发展和持续盈利必须走的方向。“对于自主品牌价值(商誉价值或品牌价值)而言,不国际化都没有什么价值。从持久发展来看,国际化是一个必然的出路,必须要有驾驭全球市场的能力。”魏建军指出,在国际化的视野下,汽车业衡量一款产品的生命周期及销量,不应只局限在国内市场,“国内来说,一款车型的销量只有3万台,而国外却可以销售30万台。”这两个数据差异背后,是巨大的成本鸿沟,这导致自主品牌整体盈利性不强。

事实上,当前的国际市场上,不论是大众、丰田还是通用福特等车企,它们的单一车型销量通常至少在几十万辆以上,且几乎在全球每个市场都有销量——即便是一些边缘车型。同样的,一些在国内不起眼的车型,却在国外可能大受欢迎。长城汽车这两年正在全力开辟国际市场以摊薄成本,魏建军向记者表示,和宝马的合资将有利于长城汽车的国际市场开拓。“这么多合资公司,要说从外方学到技术很难,但是可以改变我们很多思维和理念。宝马在国际化上很有经验。”不过魏建军认为,国际化并不等于高端化,并曾表示长城汽车到欧美市场未必非得WEY,哈弗也是很好的选择。但长城汽车的国际化是一个长线的布局,魏建军认为一开始不能指望利润增长多少,而是在有了很好的布局之后,渠道效率会带来规模效应,届时长城汽车就进入了回报期。魏建军认为,这一过程将在3—5年内出现。

自主已“退无可退”

除了利润,长城汽车高端品牌WEY在近期的表现也时刻牵动着外界的关注,特别是在资本市场,长城WEY的表现直接影响着长城汽车的股价走势。今年4月,长城汽车总销量为83838辆,微增2.5%,但豪华品牌WEY跌幅较为严重,其4月销量同比下滑44.49%。今年1-4月,WEY的累计销量为33912辆,同比下滑39.54%。作为中国最新崛起的两大豪华品牌,WEY和领克代表了自主汽车的高端突围的新尝试,WEY也是长城汽车打破利润天花板的关键布局。但WEY的这种表现是否在魏建军的意料之中呢?

“WEY品牌才两年多的时间,一个高端品牌要真正走出去,要确立一个地位,需要用10年去打造,那些质疑没有什么意义。难道说中国人就不走高端了吗?”魏建军表示,WEY的产品力没有问题,并不比别人差。目前,长城汽车的自主高端品牌WEY已经发布两年多,累计销量超过25万辆。魏建军认为,一个高端品牌在两年时间就做到累计超过20万的销量,这在全球来看都是没有先例的。但这并不意味着WEY已经成功,魏建军表示,WEY必须要坚持。

“作为一个大产业,汽车必须走高端。我们走低端化会被外资品牌逼到墙角,根本出不来。放弃了走高端,外资也不会说放过你。”魏建军说。随着车市下行,自主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已下滑至近3年最低,至37.1%。在此情况下,一些定位较低端的边缘自主车企不得不卖房求生,在生死关口徘徊。与此同时,代表高端消费的豪车市场却持续增长,由此自主品牌的高端化变得更加迫切。“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现在一些二、三流的合资品牌已经销量大幅降低,”魏建军表示。“我们已经做出了很大贡献。有一天你们也会看到更高端的品牌,(因为我们)在中国市场也会过得很难受。”

但对长城汽车来说,高端化仍然面临挑战,长城汽车也在补缺。魏建军曾表示,长城汽车在技术上、设计上、做工等方面,不输给一些国际二线品牌,但品牌价值上不去,所以长城汽车在做好产品的同时,还要考虑如何做好品牌。长城汽车做品牌最大的难度在于,子品牌哈弗的影响力远大于母品牌长城汽车,而独立的WEY品牌,又很容易和哈弗联系在一起。因此长城汽车必须要找到一个自己的高端化路径和自己的品牌架构,这是一个相互区分的品牌矩阵。

但魏建军认为,做品牌不是简单打广告。“广告狂轰滥炸之后,该是什么还是什么,要看产品力是不是够,能不能给消费者带来自豪感。”魏建军表示。“中国没有真正会营销的,前些年车市一直增长,使我们很多人都误以为自己的能力提到了很大的提升,但那个是‘方向盘上放个肉狗也会开车’的时代,现在才是考验我们能力的时候。”魏建军现在正在思考的是,怎么让WEY的消费者能够从品牌中感受到自豪,能够自信消费。

零部件可独立上市

在外界可见的国际化和高端化之外,长城汽车内部还在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和体系再梳理。“形势好的时候,变革推动的难度比现在大。民营是有好处,但任何组织都有自以为是的时候,实际上很多人也是这样,”魏建军说。在前几年,魏建军曾试图在内部进行改革,但阻力比较大。“团队说现在这么好的形势,我们都和保时捷的盈利差不多了,还变什么革啊。现在一看形势这么差了,变革就容易多了。形势再差点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坏处,危机就是价值,所以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大力推动变革。”魏建军说。“汽车行业现在绝大部分都是收缩产品,开源节流,我们也做了这些,但长城汽车无法再收缩产品线。我觉得这两年给我们带来的价值,是我能在低谷时期看到很多我们的不足。这就是给我们带来的巨大价值。这比说我们今年盈利多少更重要。”魏建军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我们上市之后,长城汽车的业绩持续增长,大家认为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很高,实际上在中国很多企业家和管理者,都是机遇造就的,我们能力并没有提升多少。”

去年开始,长城汽车已经独立了包括蜂巢易创、诺博汽车系统、精诚工科和曼德电子电器在内的4个零部件公司,零部件业务开始进行市场化运营的尝试。其次,长城汽车旗下四个汽车品牌——哈弗、WEY、欧拉、长城皮卡独立运营。魏建军称,这样有利于品牌的建设,也有利于做得更专注。长城汽车内部已就零部件领域进行调整,重点是建立新的体制机制,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并提升效率。并且,在零部件企业导入业绩激励,对其进行深度放权,使得企业运行更加市场化。

“长城汽车的身份也从管理者转变为投资者,更加专注于整车业务。”魏建军说。以长城汽车的电池等零部件公司为例,其在2015年实现了完全独立,运作市场化,资本也将多元化。此外,长城汽车也成立了独立的氢能技术公司,“市场上卖不了几个,要是不独立根本没法做大。只有能更多上批量,才能降低成本,如果专门为自己开发,成本很难下降。”魏建军表示。

从形式上看,这些零部件板块形成了四个小集团的概念,长城汽车也在管理模式上从业务管控变为投资管控,未来其会进行资本多元化操作。在魏建军的规划中,他希望这些从长城汽车剥离出来的零部件企业,未来能够成为电装、德尔福这样的零部件巨头。“零部件板块上市我们也会支持,研究。”

电子商务服务商

邵毅

外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