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吉林市佳盛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政协委员提案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3日    点击:[7]人次

政协委员提案: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

“应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并将该政策与办理矿业权新立、延续、扩界和整合等审批手续脱钩。”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再次关注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和黄金矿业发展问题,拟提交《关于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的提案》。

矿业权出让收益是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矿产资源国家所有者权益的重要保障。目前,权益金制度已是影响黄金矿业发展的重要政策。但宋鑫认为,由于所有者权益理论不完善、评估方法运用欠妥及没有相关配套细则等问题,导致新旧制度无法平稳过渡,企业税负大幅增加。他建议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统筹考量矿产资源权益金中矿业权出让收益和资源税的经济内涵关系,并借鉴国际通行做法和算法,在开采阶段依据矿产品销售收入征收所有者权益。据了解,我国于2017年开始进行新型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在矿业权出让环节,将探矿权采矿权价款调整为矿业权出让收益。所谓矿业权出让收益,指的是国家基于自然资源所有权,将探矿权、采矿权出让给探矿权人、采矿权人而依法收取的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在就任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之前,宋鑫任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也是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委员会首任主席。所以,他对黄金行业非常了解,也一直很关注,此前还专门就黄金行业发展现状和困境做了广泛深入调研。2020年全国两会上,他也曾以提案的方式呼吁完善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体系、暂缓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据了解,关于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的建议,此前宋鑫已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三次会议提出,但至今尚未得到解决。“矿业权出让收益政策理解和执行上的诸多问题,严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宋鑫表示。据了解,为落实《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国发〔2017〕29号),财政部、原国土资源部此前发布了《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财综〔2017〕35号),此后,30个省(区、市)相继发布了矿业权出让收益基准价,对维护矿产资源国家所有者权益起到了积极作用。彼时,《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出台的目的,是为了规范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健全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维护国家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等。但实践证明,改革后,黄金矿山企业的矿产资源税费负担加重。宋鑫表示,黄金矿产资源税费占销售收入的比重由改革前的4.06%,提高到改革后的7.05%,远高于国际平均3.37%的水平;矿产资源税费结构改革前后,出让环节占比由5%提高到53%,开采环节由89%下降到47%,与国际惯例相差较大,美国、加拿大等国出让环节占比10%,开采环节占比88%。分析原因,宋鑫认为,首先是矿业权出让收益和资源税经济内涵关系尚未理顺。他表示,改革前,根据《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业权出让管理的通知》(国土资发〔2006〕12号)等,黄金探矿权采用符合国际惯例的申请在先方式取得,出让环节无需有偿处置,主要通过开采环节的矿产资源补偿费维护国家所有者权益。改革后,《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明确“将矿产资源补偿费并入资源税”,因此,资源税的经济内涵包括了国家所有者权益。但有关部门以税收是国家政治权力或公共权力的体现为依据,认定仅有矿业权出让收益是国家所有者权益的实现途径,导致税费计征重叠。其次,矿业权出让收益测算未考虑企业前期投入。宋鑫称,改革前,绝大部分黄金探矿权由企业自行出资探矿,改革后,需要对全部资源补缴矿业权出让收益,而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直接沿袭矿业权价款的评估、测算办法,主要以预期收益为原则,即无论企业前期是否有投入,该方法都按同一标准测算出让收益,造成企业前期投入收益被忽略。再次,以收益金额为主的征收形式,可能导致所有者权益难以保障。宋鑫认为,《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提出出让收益金额和出让收益率两种征收形式,但由于收益率的规定过于笼统,地方在探索过程中优先采用一次性或短期内征收出让收益金额的形式。对黄金等高风险矿种,矿业权出让时,资源的大小、边界、质量都没有确定,价值无法计算,所有者权益更难以核算。且由于矿产资源的稀缺性和开发的长周期性,收益金额形式也不利于各项财政的长期稳定收入。因此,针对上述问题,宋鑫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应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并将该政策与办理矿业权新立、延续、扩界和整合等审批手续脱钩,为企业对抗疫情,促进国家和地方经济发展创造条件。二是统筹考量矿产资源权益金中矿业权出让收益和资源税的经济内涵关系,避免在税费计征测算时重复征收;对黄金等高风险矿种,改革前以申请在先方式取得探矿权无需有偿处置的,不再补缴矿业权出让收益。三是借鉴国际通行做法和算法,在开采阶段依据矿产品销售收入以收益率为主的形式征收所有者权益,并完善相关配套细则;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在测算矿业权出让收益率时,扣除企业自行出资部分的投资收益;将黄金等高风险矿种列为出让收益率征收试点,并从国家层面确定出让收益率合理范围。据了解,今年全国两会,宋鑫共拟提交5份提案,除关于尽快出台矿业权出让收益调整政策的提案外,其他提案还重点关注了生态文明建设和环保等议题,包括务实推进碳达峰和碳中和战略,多措并举、降低成本确保北方地区可持续的清洁供暖,创新体制机制、强化大宗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以及在北京建设科学家主题公园。

2016第二届全球跨境电子商务大会

2015年掌柜榜样力量中国餐饮创新者峰会

2020中国母婴数字创新国际峰会